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发娱乐城注册 > 永济 >

【县市动态】永济市教育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庆祝教师节获奖征

发布时间:2019-04-22 08:3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原标题:【县市动态】永济市教育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庆祝教师节获奖征文选(一)

  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彰显广大教职工在改革开放中主力军作用和主人翁风采,激励广大教职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更加有力推动教育发展,永济市教育局组织开展了“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庆祝教师节主题征文活动”。现将部分优秀征文予以刊登,以飨读者。

  整理衣装,骑上自行车,“奔赴”校园,即将又一次登上讲台。想想日子将如往常一样,周而复始地运行着,忙碌而又烦琐。但心中还是涌现出无限的期待,又夹杂着那么一丝丝紧张。

  街边的小杂货铺里悠悠传来杨宗纬的深情嗓音:“这一路走来说不上多辛苦,庆幸心里很清楚,是因为还有那么一点在乎,才执着这段旅途......”

  十八年的流年里,那么多温情脉脉的细节,如广告屏幕上忽然闪亮的画面,瞬间鲜活了曾经的记忆。

  那个初登讲台的日子,一群孩子们端端正正坐在座位上上,扑闪着明亮的眼睛,当他们集体起立,异口同声地喊着“老师好!”时,自己的内心好似冰冻的原野被怒放的桃花攻陷,灼灼夭夭。一开始还想的要有点老师的威严,摆起严厉的面孔,看哪个不听话。没办法,我已沦陷!

  从此,每一个与孩子们有关的日子,开始有了更丰富的“喜怒哀乐”。一次课间小游戏,我们就可以开怀大笑,快乐一整天;一次小测不如意,也会伤心难受好半天。最重要的是,他们会懂老师的表情,老师的笑写在脸上,他们会淘气;老师不高兴,他们会安安静静,用他们的方式安慰。

  我也开始在乎,在乎孩子们是不是喜欢我,在乎他们是不是喜欢我的课,在乎他们的哭,在乎他们的笑,在乎他们的每一次进步,也在乎他们每一次失利......

  那个叫王伟的孩子,现在算算,应该已经结婚生子了吧。腼腆又帅气的一个男孩子。还记得多年前的下午,给孩子们放学后,我也骑上自行车回家。但车到半途,忽然感觉不对劲,越骑越费劲,下车一看,轮胎瘪了,唉,慢跑气!凡事总健忘,这次又忘打气了。想想这一路也没修自行车的,只能推着回家了。好在离家不算太远,二十分钟也就到家了。身后传来一声“老师好!”原来正是班里的王伟同学,他也骑着自行车,却停了下来。“老师,车子被扎了吗?”“没事,一直慢跑气,忘打气了!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吧!”“老师,你先别走,等我一会儿!”我还没来得及回话,他已经跨上自行车,匆匆离去。有五六分钟的时间,只见他带了个打气筒来:“老师,这条路上就没修轮胎的,我家有打气筒,你那慢跑气,打气之后肯定就能骑到家的。”孩子的汗水还挂在脸上,当老师的,此刻哪有不感觉幸福的?

  还有,那张夹在作业里的小纸条“老师,你昨晚是不是熬夜了,我今天看见你的眼睛都红红的,老师辛苦了!可一定要注意健康!——你的学生吴龙妮”。

  想想,有多少这样的“被关怀”的时刻,那些或者记得,或者不记得名字的孩子们,总会在疲惫的工作中给我注入新的前进的动力!

  “展姐!你今天好漂亮!”回味间,一个笑嘻嘻的面孔忽然出现眼前,原来是自己的学生姚奕竹,这个大大咧咧,一向爱笑的姑娘,可知道,你的笑容,你的夸奖,又会怎样明亮老师的心情!打消老师所有的紧张!

  初夏清晨,阳光明亮。校园里,路旁的冬青整齐苍翠。远望去,一位老者在冬青丛上找寻什么,走近一看,是代科学课的廉晋文老师。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做科学切片实验,想找一片叶子标本。他花白头发,戴副眼镜,举起一片叶子,用干枯的手指小心翼翼揭开薄如蝉翼的皮层,可惜断了,他又在寻找厚实一点的叶子……

  我是在一次教学经验交流会上认识廉老师的,在交流发言中,他坦诚他在科学教学中的困惑并不断通过询问、查阅和做实验寻求答解;他善于用生活现象激发学生学习科学的兴趣,他用实验引导学生领略科学的神奇严谨;他的眼里没有差学生,他相信,每个孩子都值得鼓励和帮助。他的亲切和蔼、执着敬业让我们体会到做他的学生的自信和快乐。

  他,一路走来,从曾经的青涩少年到今天的慈祥老者。岁月花白了他的头发,却减弱不了他执教伏案的热情,风雨带给他腿疾的伤痛,却更坚定了他站立讲台的信念。

  是他,是他们,用坚守撑起了乡村教育的天空。他们,是扎根于乡村教育的常青树。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历沧桑经风雨却情洒教坛的熟悉的面孔,郁郁葱葱如眼前的冬青丛。张老师,王老师,徐老师……他们坚如磐石,扎根乡村教育三十余载;他们情系学生,刚拔下吊瓶,拖着病体就走进了课堂;他们潜心教学,呕心沥血,不让任何一个学生掉队,学生们的优异成绩就是他们最大的骄傲。正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了家国的希望和未来;正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了赤子情怀的薪火相传。

  她是一位母亲,孩子正呀呀学语。她是一位乡村教师,在有十几个留守儿童的班级里,她感到为师者的责任,更有为人母的恻隐。

  开学第一周,她提醒学生日记本要重新装订,以防散乱。当她批阅日记时,发现不少学生的日记本没装订,正欲发火,看见前排那个男生望向她的怯怯的眼神。她猛地意识到:这几个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她把日记本抱回房间,穿针引线,日记本很厚,她把针顶着桌子,使劲往里扎。手弄疼了,但她更心疼这些孩子。

  她看到学生的指甲长了,拿起剪刀仔细剪磨,并号召孩子们学习“自我修剪技能”。

  “早起三光—-脸光洁、手光净、头发光亮”,她培养孩子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并要求他们相互照镜子。晨光照亮了孩子们的笑脸,她感到满满的欣慰。

  为了生计,父母远走他乡。成长中温暖缺失亲情疏远,老师们用师爱弥补缺失,学校用爱心为孩子们搭建起亲情桥梁。

  学校专设了一间教室冠名“温馨家园”,一部电话一台电脑,连接起父母的牵挂孩子的思念,一台电视机带给孩子完成作业后的轻松享受。

  每月一期的校报开辟了“家校桥梁”,记述了孩子们说给父母的一句话,记述了孩子帮爷爷奶奶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的喜悦。

  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我愿做一棵丰盈的树,扎根乡土;我愿做一朵空灵的云,且行且歌。尽道清歌传皓齿,此心安处是吾乡!

  去年过年,我在家打扫卫生,翻出了一个多年不用的旧钱包,里面夹着一张折了几折已经泛黄变脆的纸片,打开一看,是2002年我帮家里交的700元公粮款的收据。才短短十多年,却仿佛淡忘成了遥远的历史。其实并不是我的记忆有恍惚,只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

  四十年前,国家确立了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可以说我是伴着改革开放的历程长大的。1981年,我上小学,刚分产到户没几年,家里的条件还很紧张,大人就眼巴巴盼着通过辛勤的劳作能多些收获,好还了生产队里的欠款,还可以攒些余粮,防备常见的粮荒。白面馒头是有了,但玉米面馒头也得吃着,怕一下子敞开了肚皮撑不到底,到底是穷怕了、饿怕了。记得小学二年级时,一次放学回家,进了厨房,见桌子上放着两箅子新蒸的玉米面馒头,开口第一句就是:“妈,白面馍呢?”妈妈说:“在里间。”我一头扎进去,看到白面馍,心里乐开了怀。就听爸爸在外面说:“下次蒸一锅玉米面,看你吃啥?”

  多年后,看到巷子里有人专门蒸上一锅玉米面馒头,一家送上几个,大人们来者不拒,全部笑纳,尤其是一个伯伯还说:“好长时间不吃,还想咧。”我是百思不得其解:“这有啥好吃的?”前段时间,同事带来几个加了葱花、辣椒面、盐巴的玉米面馒头,我觉得很好吃,回家就跟老妈念叨。她一口回绝:“小时候那么多都不吃,现在谁有工夫给你弄?”天天吃和偶尔打牙祭,那滋味能一样吗?

  初中的时候,队里收回了各家的自留地和菜地,承包给村民。村民通过竞价,取得承包权。初一那年,老爸承包了17亩地,全部种了棉花。于是,初中三年的暑假,我们姐弟算是卖到了地里。不管多热,都得跟着大人钻到棉花地,间苗、拨芽、捉虫。那时候,农民基本还是靠天吃饭,辛勤的汗水不一定能换来等价的回报。记得当时棉铃虫肆虐,乡亲们提起它们是论“代”数。棉花从幼苗到收获,往往要经历“五代”棉铃虫的祸害。农药打不死虫子,却能使打药的人中毒;虫子喷了药死不了,鸡吃了虫子却被撂倒了。老百姓打药都用上了防毒面具,却依然没有减轻虫灾,最后只能用笨办法:靠人捉。家里大人小孩齐上阵,一块地捉完了转战另一块,一遍捉完了紧接着再来一遍。打不死的棉铃虫把农民逼得快疯了,好在农业科技的发展很快研究出了抗虫棉,农民才彻底摆脱了这个噩梦。

  上高中时,一次放假回家,穿过田间的小路回家,忽然发现拐角处的两个打麦场不见了,都种上了庄稼。等回到家还四处转了一圈,才发现小时候玩过的打麦场全部消失了。很是疑惑地问大人:“收麦子时怎么办?”妈妈说:“现在都是联合收割机,收到家直接就是粮食,打麦场用不上了。”

  想起小时候握着镰刀,撅着屁股割麦子,那才叫真正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在父母名为夸奖,实为挂着的萝卜的蛊惑下,割完一亩又一亩。当时的打麦场都是几家共用,一家打麦几家帮忙,互帮互助下,颗粒归仓。农业机械的不断更新,不仅使麦收简捷省力,就是玉米、油葵、棉花等农作物的收割都可以一步到位。

  那张700块钱的收据,更是诠释着农民交公粮方式的演绎。早些时候是靠着牲口拉着粮食到镇粮站,排着队等粮站的人定级验收(只有达到一级的优质粮食,粮站才收),有时候就得一整天的工夫,运气不好的话还得折腾好几天。每年都有人因排队交粮、交棉发生口角,甚至还会打架。后来有时因年成不好,麦子达不到收购的级别,农民就按一级麦的粮价折算,交钱抵粮。再往后,市场进一步开放,大家也不再局限于只种小麦,再加上图省事、怕麻烦,以钱抵粮的方式被越来越多的人采纳。2002年,按照当年的收购价,我家应交的公粮折现700元,所以才有了这张收据。现如今,农民不仅不用交公粮,国家反而给农民发种地补贴,变化真是翻天覆地、亘古未有。

  2006年左右,村里打工越来越成气候。附近有人在农场、黄河滩包地种棉花,幼苗培土、成熟采摘都需要大量的劳力。妇女们在干完自家农活的空档就结伴出去找活干。后来,我们村建成韭菜基地,收割韭菜又使村民多了一份收入。虽然每斤只有八分到一毛二的工钱,但积少成多,尤其是冬天农闲的时候,这几百到上千的收入总是令人欢喜。现在,村里大多种上了葡萄、枣、桃等果树,打工的机会更多。像我们家,只种麦子和玉米,其余时间,弟妹都是给别人打工,搜桃、装桃、剪葡萄枝、套果袋、拣枣,这些活可以延续大半年,这进项也不少于种地的收入。

  改革开放四十年,农业的发展越来越快,变化越来越大,明天的农村会变成什么样,我无从想象却充满期待。

  小时候,每次与母亲去看望外公回来时,外公总是赶着毛驴车送我们。毛驴车在坎坷的土路上行驶如汹涌波涛中的小船般颠簸,驴脖子上挂的铃铛响个不停,但对于年幼的我来说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因为那时家里只有一辆父亲自己做的手推小平车。

  改革开放后不久,家里才有了第一辆自行车,那是一辆二八式飞鸽牌自行车。它是做为学徒工的父亲上下班的交通工具。农忙时节,每天父亲骑着它往返于家与工厂之间,来回大约150里路。现在看来十分辛苦,但当时父亲已经感觉很方便快捷了。闲暇时,父亲会推着自行车,掌握着平衡,让我踩在脚踏板上过过瘾。那种感受和快乐,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无异于玩高档游乐设施了。

  我盼望着自己快快长大,能够早日骑着自行车去玩。终于有一天,父亲允许我学骑自行车了。我和几位小伙伴推着车子去打麦场练习。由于车子太高,小孩子腿短根本跨不过自行车横梁。于是我们便将右脚从自行车三角架里伸过去跨着骑,倒也可以骑地很嗨。只是刚开始学的时候掌握不了平衡,没少往麦秸堆里撞。那时,谁家要有一辆弯梁的女式自行车就是小伙伴们羡慕的对象。

  我上师范那年,父亲开始学做豆腐卖,挣钱供我上学,补贴家用。暑假里,我帮父亲卖豆腐,父亲又专门为我购置了一辆二手自行车。每天早晨,我和父亲一人骑一辆自行车,载着豆腐箱子走街窜巷吆喝兜售。待豆腐卖完已是嗓子嘶哑,饥肠辘辘,股沟磨地疼痛。一个暑假下来,豆腐销量是上去了,收入也增长了,只是我对自行车的兴趣再也没有当初那么浓厚了。

  参加工作后,家里经济条件慢慢好了。我对当时农村开始流行的125摩托车心痒痒起来,多次向父亲表达购买的想法。但父亲强调只能等我结婚时才能购买。于是在第一次约那时的未婚妻如今的老婆外出时,我只得向朋友借了一辆摩托车。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天当她刚坐上车后座时,本身驾驶技术不熟练的我心情又太过激动,油门加大了点,离合放快了点,差一点儿车就窜进了路边沟里去了,好在有惊无险。

  随着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的荷包越来越鼓,生活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短暂的几年里,父亲接连买了电动自行车、110摩托三轮、150摩托三轮。在年关时节,父亲开着摩托三轮卖豆腐,一天的销量顶他骑着自行车卖十天的。尝到甜头的父亲也会给同行们讲“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大道理了。

  似乎我个人的步伐总是比时代的步伐慢半拍。摩托车还没骑多长时间,仿佛一夜之间,周围的同事朋友、邻居亲戚就先后开始买轿车了。春节期间,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停辆轿车,其中不乏豪车。我算是生活圈子里买轿车最迟的人了。毕竟是个大件,花费太多,一直犹豫不决。直到妻子生二宝时,我不得不买辆轿车了,因为一辆摩托车怎么也坐不下一家四口啊。同时,生活条件也更好了,买辆车负担也不算重。当我开着车带着家人外出旅游时,父亲也由当初质疑我会不会开车转而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旅途。往前倒数十年,这真是我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微不足道;40年,在新中国的发展历程中沧海桑田;40年,对人民群众的生活影响至深。40年来取得的成就让国人骄傲,世人瞩目。交通工具的变迁,仅仅是翻天覆地变革的一个缩影。

  如今,永济这座小城也有了共享单车、新能源公交车,人们出行的方式更加多样,更加便捷,也越来越追求绿色、低碳、环保。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未来,我们的生活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不禁令人遐想……

http://stayingirona.com/yongji/89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