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发娱乐城注册 > 吕梁 >

山西吕梁山企业隐匿排污管道 污水流十余公里入黄河

发布时间:2019-04-20 06: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山西吕梁,富矿之地。当地一些老百姓练就了令人心酸的“看水识污绝技”——河道里如果流着乳白色或者发黄的水,上游一般会有铝厂或镁厂;如果是黑色的水,上游则可能是煤矿或洗煤厂。

  连日来,各地基层环保局很忙。雾霾刚散,一些地方又爆出地下水污染“悬案”。监管和排污,这样的猫和老鼠游戏也存在于吕梁。《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在当地调查发现,少数企业采取修建排污暗渠的方式逃避环保执法。

  在当地知情人士的引路下,本报记者花费三天时间找到了一条高、宽均达数米的水泥排污暗管。知情人士称,这个排污口经河道流至黄河。附近有多家企业,包括山西森泽能源科技集团公司(下称“森泽能源”)。

  在经历了数轮“关小上大”后,目前吕梁留下来的一些能源企业均为当地行业内的龙头。为了排污,这些企业煞费苦心。当地一位业内人士称,个别能源企业有两套排污渠,一套是明面上的、一套则是暗渠,当地执法部门查处起来难度极大。

  当地曾发生过农作物因河水污染绝收,早年媒体也报道过吕梁新生儿缺陷问题。虽然企业排污对于一些人体危害是否有直接原因还有待科学查证,但保障“饮水权”、“环保权”是“美丽中国”的底线这点不容否认。《新华每日电讯》昨天刊文称,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发展而发展,罔顾“绿水青山,白云蓝天”。GDP带上了“血”和“毒”,子孙后代的生存发展路也断送了。

  本报记者在吕梁调查发现,当地一些煤矿、铝厂企业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废水外排现象。

  当地人称,要想知道附近有什么企业,去河道看看水色就行,各色河水流经当地的山沟,最终都排向了黄河。

  和当地众多能源企业一样,森泽能源也坐落在吕梁山深处。吕梁市柳林县刘家山乡工业园区内,坐落着森泽能源阻燃新材料二期工程。企业人士称,项目正在修建。尽管是在建工程,但有知情人士称,森泽能源始终在边施工,边生产,边销售。这里的企业普遍存在类似问题,不足为奇。

  在柳林县,上述阻燃新材料项目被视为工业重点转型项目之一。公开资料显示,这个项目的阻燃新材料用于橡塑品阻燃填料、人造石材、牙膏填料、仿玉制品、人造玛瑙等行业。

  森泽能源是一家集能源化工、冶炼、旅游、餐饮、商务为一体的民营企业,拥有资产70亿元。在当地,这家企业是高效环保型产业的典型。

  21日下午,本报记者进入柳林县境内的刘家山乡,也就是包括森泽能源在内的多家化工企业聚集地,还包括煤矿、洗煤厂、铝矿在内的众多能源企业。

  因为山里气温低,河道里的积雪尚未融化,但依然可以在一些地方看到河水略显乳白色,水下也沉淀有一层白色的淤泥。沿着公路一直前行,进入柳林县孟门镇,山里的河水由此进入黄河。在河道两旁的沙滩上,可以清楚看到有白色粉末状的物质。

  尽管有当地知情人士带路,但要找到排污暗渠并不容易,为此本报记者花费了三天时间。

  本报记者发现,暗渠隐匿于一条下坡路之下,一家洗煤厂已经在附近建起了厂房,排污口的两侧也修建了大量房屋。一般车辆从公路上驶过很难看到排污口,只能从下游沿河道向上行走才能进入。

  本报记者进入这个高、宽均达数米的洞口发现,有约2米宽、10余厘米深的乳白色污水不断流出。一旁的淤泥上,也有和孟门镇黄河岸边相似的白色粉末状物质。排污口外十余米处,一些静止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层乳白色的黏稠物质。

  知情人士说,此处排出的污染物最终流入十余公里外的黄河孟门镇河段,“这附近有森泽一家铝矿,洗煤厂或煤矿流出的污水绝不是乳白色。”

  在吕梁采取类似排污手法的并非森泽能源一家。知情人士说,个别能源企业兼修两套排污渠,一明一暗。企业在修建厂房初期就会先行修建暗渠,待厂房建完后,暗渠已被厂房和周边的建筑覆盖,当地执法部门查处起来难度极大。

  有企业甚至直接在厂区附近排污。2月23日下午,本报记者在位于吕梁方山县新星冶炼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星冶炼”)采访时,就在厂区周边看到了多达五六处被污水覆盖的地方,个别墙底的土地已被废水浸泡得发红,碗口粗的树木也被浸泡在发红的废水中。

  在厂区西南角,本报记者看到了两个宽3米多、长8米多的水泥池子,积雪难掩池内乌黑的废水。据熟悉该厂的一位人士称,这是新星冶炼的排污口,“现在不到排水的时候,排的时候翻腾劲大着呢。”

  同样是在方山县,本报记者在知情人士的引路下,也在一座国有煤矿的斜井处找到了一条用于排放污水的管道。和新星冶炼一样,该煤矿的污水也不是长期排放。

  上述人士称:“现在环保部门查得紧,企业只是隔三差五地排水,煤矿和铁厂都是黑水,排得多了在河里就能看出来。”

  吕梁政府部门人士称,对于一些排污企业的监管,有关部门的办法不多,“现在还能干能源企业的,都是有关系、有背景的。”

  公开资料显示,森泽能源董事长刘继平2009年当选为吕梁市工商联副主席、吕梁市二届人大代表。

  “怎么引领经济的低碳发展更是刘继平经常思考的问题。”2012年3月《吕梁日报》一篇文章中写道,400万吨煤矸石综合利用项目就是在这一思路和责任下担当和承接的。项目建成后,年消化400万吨煤矸石;上缴税费14.9亿元。

  2012年,吕梁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0.8%,2011年当地经济总量首次突破1000亿元大关,总量位列全省第四。在吕梁经济指标飞速发展的背后,是令人担忧的生态环境。

  2012年3月,央视《焦点访谈》报道称,吕梁境内的汾阳市的部分农作物绝收。专家组认定,这是因污染所导致的。同时,在一些被村民认为受污染的文峪河上游,发现了排污口。该事件曝光后,当地对一些政府官员进行了问责。

  据当地人介绍,文峪河流经的文水县在十几年前曾是鱼米之乡,但随着当地多家钢铁、煤矿、化工企业的上马,文峪河内早已没了往日丰富的产出,取而代之的是不断注入河道的污水和深达数十米的沙坑(河道内挖沙严重)。

  距离文水县百余公里外的吕梁兴县,也曾遭受化工企业之苦。当地曾有一家镁厂被当地人称为“魔鬼厂”,2004年左右,该厂刚落户兴县时,当地村民还被高额工资吸引,纷纷前去上班。其时,镁厂产生的工业废水直排厂区门口的蔚汾河。周边的村庄也整日笼罩在黄灰色的烟雾中。有村民说,直到村里有人开始得肺炎和癌症,他们才觉得,镁厂留在村里是个祸害。

  镁厂在去年因市场行情不好倒闭。“虽说不是我们赶走的,但总归是在兴县消失了,我们还是感到高兴。”兴县一位基层官员说。

  同样让吕梁人感到担忧的是数年前,媒体报道的新生儿缺陷问题。媒体报道称,2004年,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首都儿科所及山西医科大学曾联合在中阳县、交口县进行调研,专家们力证了该地区新生儿缺陷高达8%。

  有媒体将其原因指向了当地挖煤炼焦造成的环境污染。但这一说法未获官方回应。

  时至今日,当地官员对新生儿畸形率一事均三缄其口,不予回应。近年来,而随着山西有关部门对此事的重视,当地新生儿畸形率已下降至全国平均水平以下。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排污企业的存在,也滋生了一些以敲诈为生的媒体从业人员。“随便拿个相机拍上几张照片,给企业传真过去,就会有人给你打电话商量解决,少则三两千,多则上万。”当地宣传部人士说。

  此次当记者就森泽能源涉嫌在河道内排放污水一事采访时,企业有关负责人称,由于该公司目前人事变动,环保方面的工作有所停滞,希望理解并数次拿来现金和高档香烟,几经周折后,本报记者才退回了钱物。

  山西吕梁,富矿之地。当地一些老百姓练就了令人心酸的“看水识污绝技”——河道里如果流着乳白色或者发黄的水,上游一般会有铝厂或镁厂;如果是黑色的水,上游则可能是煤矿或洗煤厂。 连日来,各地基层环保局很忙。雾霾刚散,一些地方又爆出地下水污染“悬案”。监管和排污,这样的猫和老鼠游戏也存在于吕梁。《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在当地调查发现,少数企业采取修建排污暗渠的方式逃避环保执法。 在当地......

http://stayingirona.com/lvliang/70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