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498888王中王高手论坛 > 吕梁 >

自吕梁而下打金枝乡村吕梁_新浪新闻

发布时间:2019-05-24 11:1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曾任《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批评写作。著有评论集《为文学申辩》《致理想读者》等。散文集《会饮记》《青鸟故事集》等。

  我的老家在咱们山西芮城,风陵渡那个地方,但是我30多岁以前,都没有来过老家。直到30多岁了,回到了芮城,去祭奠我爷爷。站在我爷爷坟前,坟居高临下对着三门峡水库,同行的亲戚告诉我,“我爷爷的家是在那个水库底下,当年是被淹了,拆迁户。”我就看着那片水想,你看,我就是个无根的人啦。我想在这个时代,像我这样的人还是不少。前一阵子我们文学界要讨论故乡的问题,每个作家都在谈论自己的故乡,然后还要出题,说说你的故乡。我就说,我就是个没有故乡的人。或者说,我就是一个没有明确的地域认同和地方认同的人。

  我生在天津,然后长在保定、石家庄,16岁到了北京,一直到现在。哪里是故乡呢?很难讲,更不用说,我脚下的那个乡村在哪里呢?恐怕也谈不上。所以我说我今天就很不自信,没有资格在这里谈论乡村。

  但是话又说回来,也不一定是非得在乡村生活过,才能谈论乡村。实际上没在乡村里过过日子的人也可以谈论乡村。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是一个5000年农耕文明的国家,我们的文明、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学,都深刻地打上了农耕文明和乡村经验的烙印。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所有人,我们的文化背景、文化记忆很大程度上都是乡村的,都有一个乡土底子在那里。所以不管我们有没有乡村的经验,不管我们是否在乡村里过过日子,乡村、乡土某种程度上说都伴随着我们,是我们精神的一部分。所以这么一想,我又觉得也不妨坐在这儿谈谈乡村。

  昨天(5月14日)晚上我在贾家庄看了一场戏,不在剧院里,在露天,下面是地,上面是星空,我们管它叫野台子戏。我们现在看戏,都是在现代化的大剧院里,但戏剧的萌发和在民间的流传,几百年来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在野地里,叫野台子戏。所以,特别有幸能在21世纪,在2019年,看了一场野台子戏。而这出戏叫《打金枝》,看完了戏,我就特别地问几位参加论坛的女作家有何感想?女作家们谁也不搭理我。为什么呢?因为《打金枝》是打老婆,这就是家暴,非常不正确,但我承认我依然被这个戏深深地感动了。

  《打金枝》写的是唐代汾阳王郭子仪的儿子和公主的事,尽管是公主和驸马,尽管是皇上和郡王,但是说到底,同样是老百姓的家事。为什么呢?自古以来我们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天下的大事和家里的事,其实都是一件事,是一个道理。是可以从家里一直推到天下,反过来也可以从天下一直推到家,道理都是一个道理。当天晚上我忽然想起我的一个已经去世的朋友,陕西作家红柯,有一次他跟我讲起他农村的家,说:“我们那里可了不得,一部《二十四史》你觉得很高深吧?其实我们家里,我们村里的那些老人,一个老农治理他的家庭所用的办法、心思和一个皇上没什么不同,全是帝王心术啊,一样是皇上的一套。”我觉得红柯说得特别对,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农耕文明的特点。所以现在我们整天看《甄嬛传》、看《延禧宫略》,都是宫里的事,其实也是村里的事。

  我们仔细斟酌《打金枝》这个戏你会发现,戏到最后也没有给出一个结果。这个戏给我们的是什么呢?就是:这个事就不用说了,不用非要分清谁是谁非了。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戏到最后唐王说了一句:“说来说去都是糊涂理。”这个糊涂理,我觉得我们每一个看了这个戏的人,都会感动。这个在具体的是非对错之上和具体的是非对错之下的那个更广大的人情,它支持着我们的传统生活,支持着我们的日子。就是说我们要让日子,让我们一个乡村的传统生活好好地过下去,和和美美地过下去,平平安安地过下去,我们有的时候需要这种糊涂理。

  看一台《打金枝》你发现特别有意思,整个一台戏,全是白胡子的人在教育没长胡子的人,全是老太太在教育小媳妇,全是年长的人在教育年轻的人。年长的人总说你们年轻人太冒失、太冲动了。我现在给你们讲一讲世上的道理,日子该怎么过。在中国所有的传统戏曲里,当我们谈到通达、明智、节制、智慧经验的时候,这样的角色一定是要长胡子的。

  但不同的文明背景,也有不同的看法。比如同样是古老的文明,在希腊文明中,对于年长和年轻的看法就相对要更复杂一点。我们大家都知道,希腊很著名的《荷马史诗》里伊利亚特的这场战争,是谁引起的?就是因为年轻人的冒失和冲动引起的。出了一趟国,看到了一个美女海伦,脑子一热就把海伦给抢回来了,然后引起了一场战争,这本身就是年轻引起的。但是在整个战争中,有两位英雄,一位是阿喀琉斯,他年轻充满火气,用我们《打金枝》里面的话叫充满了火气,脾气极为暴躁,一点就着,同时具有巨大的力量,非常地勇猛,可以说是整个伊利亚特里的头号英雄。另外一位英雄就是奥德修斯,他相对的沉着,相对的成熟,相对的理性,对事情深思熟虑。奥德修斯的武艺不如阿喀琉斯高,但是奥德修斯的头脑比阿喀琉斯成熟。而在伊利亚特里特别意味深长的是什么呢?就是奥德修斯比阿喀琉斯年长,所以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就是一个年长的人和一个年轻的人的对比,也就是说,不管是中国文明还是希腊文明,在我们的文明的根部,都存在着对于人性或者说人性中这两者特质的这样的比较,也都存在着对年轻以及年轻所代表的价值的那样的怀疑,那样的意志,说年轻人火气不要太重,不要太大。

  但是这里还是有一点差别,差别在哪儿?就是希腊文明毕竟是以商业和贸易立国的,希腊人严格意义上说不是农耕民族,他们主要是靠什么呢?靠做买卖,靠航海。所以我们看伊利亚特里对于年轻所代表的价值。阿喀琉斯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他非常欣赏赞美年轻所代表的血气与力量的那种冲劲。另一方面又不由自主地觉得这种年轻是存在问题的,可能把这个人自己以及他的共同体都带到危险的共同体里去。也就是说希腊文明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更为复杂一些,实际上不仅荷马是这么认为的,我们看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他们用的词不叫火气,他们用的词叫血气。在他们的哲学中都曾经深入地辨析了年轻的血气对于共同体的重要价值。也辨认了血气所包含的危险。

  就在十多天前,我们纪念了“五四运动100年”,1919年五四运动,这是我们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分水岭,这个分水岭中其中一个重要的标志是调转了我们传统中对于老年与青年的传统看法。我们要实现现代化,我们要建设一个现代的中国,需要的恰恰是新青年所代表的那些价值。这意味着,当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选择了要走现代化道路的时候,青年的正面的意义被空前的、同时也是永不回头的确立了下来。青年不仅仅代表着生理的青年,他还代表着好奇心,代表着激情,代表着未来,代表着进步,代表着走向远方。所以五四之后,青年是扬眉吐气了,青年不再是个被教育者,我们青年成了这个社会的先行者。

  吕梁这个地方我以前没来过,但是我记得这个地方,知道这个地方有《吕梁英雄传》。它的故事起源于3个年轻人,他们凭着血气,由此开始组织民众展开抗日斗争,然后才有了我们整个这一本《吕梁英雄传》,这么多的英雄。马烽先生1962年编剧了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同样把这个变革的主题、把中国乡村走向现代化的行动主题赋予了年轻人。

  我们都知道历史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革,在中国过去40年的巨大变迁中,一个重要的现象是年轻人离开了乡土。这样的浪潮里,我们看到了贾樟柯的电影,在贾樟柯的电影里,离去和归来几乎是一个贯彻每一部电影的潜在主题,在这种大变中,我们现在会谈论乡村的衰落,乡村是不是衰落的?我没有什么发言权。青年以及青年所体现的那些价值,不仅在文学作品、艺术作品中呈现出了出走和不在场,而且恐怕在生活中,也是出现了大规模地出走和大规模地不在场。

  《山河故人》也写的是青年,3个青年在时代的大变中,各自离散。有的走到澳大利亚去了;有的走了又回来了;有的一直还留在这里。片中那个在澳大利亚的小男孩,他想回到这里,回到吕梁山下,这个“回”是多么的困难,因为他甚至已经失去了这里的语言,但是他还想回,他要回。

  从一系列的影视文学作品里,我们能够看到,就在这100年、70年、40年、十几年间,中国的乡村所经历的巨变,以及中国的乡村在经历这样的巨变之后,我们正在希望能够开辟新的未来。这个未来的希望在哪里?至少我从电影中、从艺术中能够感到,这个希望在于年轻人,在于年轻人所代表的那些价值,所体现的那些价值,他们最终与我们的这片乡土的和解。

  当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选择了要走现代化道路的时候,青年的正面的意义被空前的、同时也是永不回头的确立了下来。青年不仅仅代表着生理的青年,他还代表着好奇心,代表着激情,代表着未来,代表着进步,代表着走向远方。

http://stayingirona.com/lvliang/173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