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发娱乐城注册 > 高平 >

【最美劳动者】高平市公安局田龙:寒风中绽放的青春

发布时间:2019-04-19 16:0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影视剧里的警察,常见的镜头是擒拿格斗,追捕逃亡,他们以睿智和顽强博得人们的喝彩,赢得无限风光。现实中的警察未必是这样。

  田龙毕业于江西林校,本来没有穿警装的想法,但他两位要好的同学要报考公务员,一起“怂恿”他报考。他以陪考的心态报名,选择了当时对专业要求比较宽泛的警察岗,不知是知识积累达到了这个高度,还是机缘巧合,竟鬼使神差地考上了。这对自己是一个安慰,因为他在就业的征途上已经漂泊了数年。田龙不认为同学比自己差,与人谈及此事,便说是上帝眷顾。

  这是2011 年的9 月,广袤的田野上硕果累累。成为警察中的一员,许多朋友都来祝贺,田龙也是心中一片霞光。但期待与现实总有距离,经过短暂的培训,田龙被分配到了北诗派出所。北诗西望米山,东邻陵川,距离市区约20 公里。由于地处山区,道路崎岖,由市区到此要翻越有关隘之险的烧石岭,每逢大雪封山,山下的人上不去,山上的人下不来,一块版图隔两段,高平人称为东山后。分到此地,田龙有被发配的感觉。同学朋友们越安慰,他心里就越难受。

  虽非所愿,田龙却不得不去。他踯躅许久,背着包袱上了班,去后发现,这里虽欠平整,但民居参差错落别有风情。所里也非想象的那么糟糕,房舍俨然,草茂花香,所长、副所长对他既和蔼又关心,分给他的工作既有鼓励也有关照,他如同到了自己的家。他得到一份温情,得到一份信任,于是沉下心来鼓足勇气,在那里一干就是七年。七年来,他走遍了辖区的个行政村,在74.74 平方公里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2014 年2 月,天降大雪,东山后逶迤的山岭如素裹银装,白茫茫一片。按说瑞雪兆丰年,应该洋溢着喜庆,但辖区丹水村的某户农家却高兴不起来。这家孕妇待娩,被大雪封山无法出行。孕妇已感不适,再不去医院误了分娩恐有生命之虞。家人雇车,邻居们表示同情却无人敢应。家人向120 求救,120 告知,东山后山高路险雪后打滑,救护车无法攀越。冬天夜长昼短,眼看着天色渐渐地暗下来,孕妇又隐隐地感觉阵痛来临,家人抓耳挠腮没有更好的办法。情急之下,家人打了110。非抢非盗,真是迫不得已。家人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不过是急难之中想到了人民警察。但110却不含糊,立刻将指令下到了北诗派出所。

  此时已是午夜,在所里值班的田龙已经入睡。接到指令,他一骨碌翻身下床,立刻与孕妇的家人联系。电话的另一端,受话人已着急得声哽音颤,得知警察驰援,激动得连声致谢。田龙明白,若非情势所迫,老百姓哪会在半夜找警察!他向居住在城里的所长作了简要的汇报和请示,立刻组织队伍出发。为了确保路途安全,他让所长的司机亲自驾车前往。丹水村离派出所大约8 公里,近处比较难走的路段是翻越北诗村东边的背上岭。那段路路面狭窄,坡大弯多,警车挂着防滑链仍有侧滑的危险。为了给警车助力,田龙又叫了三位警员,让他们护送警车翻过山岭才回所休息。

  驱车到了丹水村,孕妇家人已经乱成一锅粥。田龙建议产妇就近入住北诗卫生院,但家人说已跟市中医院联系好了,那里接生条件相对优越。设身处地地想,北诗卫生院与高平中医院确有差距,回返北诗也不容易。田龙夜半请示所长,又与高速路郝庄收费站取得联系,请求放行。大雪封山,高速路已经封闭。田龙说明情况以后,得到了高速交警的理解和支持。凌晨2 点,他们载着孕妇从丹水村出发,沿高速路缓慢行进。夜间的高速公路也是白茫茫一片,既无车辆也无辙印,如果没有两侧的围栏,简直无法判断哪里是路,哪里是沟。他们不可快,怕车轮滑得收不住;也不可慢,孕妇已有阵痛。田龙与司机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到车速与路况之间,一路提心吊胆,到高平市区已到早晨7 点。司机刚松一口气,遇前方障碍点了一下刹车,警车呼地转了360度,把一车人吓得心都蹦出来了。幸亏孕妇夹在中间,才没被碰伤,总算安全运达。

  途中这么长时间,如果孕妇不是头胎,怕早把婴儿产在了车上。那种情况该怎样应对,田龙真的不敢想象。

  数日后,家人送到北诗派出所一面锦旗,上写:人民卫士,一心为民。田龙笑道:母子平安,就是赠给我们最好的锦旗了。

  田龙到派出所最初的工作是管理治安,之后兼内务和户籍。2016 年4 月,他在东吴庄村走访时了解到,该村有位妇女,儿子已经上了初中,她还是“黑户”。过去出行不便,她窝在村里。现在儿子升学需要父母的身份信息,眼看挨不过了,才着急找村干部。得知这一情况,田龙主动入户调查。女人自称西乡县人,因离家太久,本人没有上过学,老家的村名已记不太清。就连自己的名字也只知其音不识其字。问她怎么到了高平,她称家里太穷,出门乞讨不知归路,到东吴庄村被丈夫收留,就安营扎寨了。

  初生的婴儿,申报出生自然就有了户口。成年人却不行。成年人的户籍来有源、去有踪,不能重复申报。但其本人都不记得自己的籍贯,该怎么查呢?

  依据现有线索,田龙查询了西乡县公安局的申报失踪人员,在众多同音不同字的名字当中认真甄别,与家人姓名核对,确认该女人是陕西省西乡县沙河镇沙河村人。女人离开家乡已经十九年,十九年前,他父亲就向当地派出所报过失踪案,但无所获。十九年来,其家人在怎样的思念和哀伤中度过已难描述,但那种煎熬与期待,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能够想象得出。田龙决定带着女人和她丈夫一同前往汉中,不仅为查清女人的真实身份还她以合法的名分,更为安抚她的家人。

  西乡县位于陕西南部、汉中东部,距高平约800公里。远赴西乡县要横跨黄河、翻越秦岭。好在现在交通便利科技发达,有地图和导航相助,找起来并不困难。只是路途遥远,走起来并不轻松。他们选择了高速,早晨5 点发车,下午6 点才抵达,途中走了13 个小时。

  女人的娘家迎接了远道而来的姑娘、姑爷和人民警察,瘦弱的父亲握着田龙的手好久不肯松开,是这位人民警察让他们分离的骨肉得以团聚,让他们久违的笑容重返面颊。他激动得说不出一句感谢的话,只用两行热泪表达了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感激。在那种气氛里,800 公里的旅途劳顿顿时融解,化为满院朗朗的笑声。

  为女人恢复户口两个月之后,女人的父亲带着长子来高平看闺女,为了表示感谢,特意到北诗派出所看望了田龙。他也是800 公里车程,也是一路风尘,两手相握印证了警民同心。田龙用他的真诚和行动对“警民一家亲”作了最好的诠释。

  无独有偶,为此女恢复户口不久,辖区的东岭村又发现一个“黑户”,也是女人。她是山东曹县人,被招婿到高平的兄长带来,与东岭村一男子同居。本想欢欢乐乐地过一生,哪知好景不长,犯了精神病。男人出门干活,把饭给她送到床前,她就床上吃、床上拉,长期滚在粪堆里。那病床与厕所无异,细菌滋生,竟把她一只脚给烂了。这么可怜的人家,按理当属扶贫对象,但女人是“黑户”,提供不了扶贫需要的信息资料,打针吃药全得丈夫掏腰包,医保报销、低保待遇自然不敢想。一人犯病,全家返贫。男人被拖得精疲力竭负债累累,对她产生了厌倦。村干部将这一情况反映给田龙后,田龙立刻找当事人了解情况,然后亲自出马,去山东曹县调查。曹县不太远,距高平约360 公里。田龙调查得知,女人曾有前婚,因夫妻不和双方分居。前夫起诉离婚后,法院传唤女人不到庭,就进行缺席审理,判决其离婚。判决书已经送达给女人的兄长。田龙外调前向当地派出所咨询已得知这一情况,让男人出示判决书,男人却提供不了。男人去找大舅哥索要判决书,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大舅哥拒绝给他。男人于是放狠话,不给就把你姊妹送你家来。大舅哥这才给了判决书。

  户籍信息查清,田龙给女人恢复了户口,男人这才办理了医保和低保,一个濒临破裂的家庭得以挽救。

  户口是一个人的符号,这个符号关联个人的合法权益,关联着家庭的兴衰荣辱,关联着社会的和谐稳定。田龙心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服务百姓不舍毫末。山水拉得开距离,隔不断人民警察的善良用心,田龙用朴实的情怀,向落难的民众播撒了一片爱心。

  警察的性质决定其工作的岗位不单在室内,也在室外;决定其工作的时间不单在白昼,也会在黑夜。他们工作的场所不固定,工作的对象不固定,工作的范围不固定,工作的时间也不固定。他们不但要在固定的时间干好固定的工作,还要在不确定的时间做好突然到来的工作。

  2015 年冬季的一个晚上,时针已经指向9 点,北诗派出所接到报案线索,某团伙今晚有行动。这伙盗贼长期盗坟掘墓危害一方,群众反映十分强烈。公安局已经将其列入“黑名单”,苦于找不到犯罪证据,无法对其进行惩治。今晚突然有行动,派出所干警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犯罪意图清晰:盗墓;犯罪地点明确:北诗午府台墓;犯罪时间不定,但肯定是夜间。野外盗掘,四周空旷,想围捕一个团伙,仅凭派出所的几名警察远远不够。为了保证警力,当晚,所长向局领导汇报之后,请求特巡大队增援。然后分设指挥、观察、布控和外围组,各领任务就位司职。

  月色朦胧,北风呼啸,那一晚天冷得出奇。田龙被安排在外围组,距离中心点大约200—300 米。他与几位同事悄悄地埋伏在路口,既不能说话也不能抽烟,更不能跺脚、打手机,同事之间的交流尽可能使用眼神和动作,连呛风咳嗽都得捏着嗓子小心翼翼的。

  他们从晚上10 点到达指定位置,一直守候到次日凌晨,凛冽的寒风把手冻僵了,脚冻木了,脸上像被刀割一样,但他们坚守阵地,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捉奸要双,捉贼要赃,他们要等到盗贼从墓穴里爬出来,等到赃物装车之后才可动手。不然,即使逮着了,也是犯罪预备或未遂,起不到应有的惩戒作用。

  凌晨4 时,一盗贼在地面接应,其余盗贼从墓穴里向外转移赃物。本来已近火候,转移完毕就该装车,但那盗贼内急,解手时发现了人影。月光为警察观察盗贼提供了便利,也为蹲坑埋伏增加了难度。盗贼问是谁?本来他想到的是另一伙,是同行,被发现的警察随便吱一声就糊弄过去了,但警察哪知他是这么想,情急之下说了句我是警察,就扑了上去。伏在近处的观察组成员只好提前动手。警察在大冷的冬天冻了六个小时,手脚僵硬已不灵活,但盗贼墓上墓下地蹿,一直在干活,身上尚暖,手脚灵便,一出溜逃脱了。田龙他们奋力追捕,却眼巴巴地看着飞贼消失在了旷野的尽头。

  四贼抓了仨,他们连夜进行审讯。查明飞贼的真实身份后,田龙找其家人做思想工作,告知公安局已经立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逃亡只是暂时的,莫存侥幸心理。家人终被说服,将飞贼劝回家投案自首。经过审判,四名盗墓贼均构成了盗掘文物罪,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深秋的某夜,田龙接到果农报案,称其果园发现手电光,怀疑有人偷苹果。田龙立即与同事赶往果园,经围捕逮住一位四五十岁的老汉。问他夜间来干什么,老汉闭口不言。看其手里拎着一个大包,搜查发现尽是盗墓工具,还有一战利品——酒壶,便将其带至派出所。

  经审讯,同时参与盗掘的还有老汉的侄儿和侄儿的朋友。经过技术鉴定,老汉盗掘的酒壶并非珍贵文物,而是现代普通的瓷壶,价值仅20 元。

  大盗要惩,也要敲,不然如何惩恶扬善?依据相关规定,田龙分别对他们进行了治安处罚。

  公安干警,夜间出警已成常态。因为心存歹念的人,都是趁着夜幕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2016 年12 月4 日,一个寒冷的冬日,平头村党支部书记傍晚打电话报警,说村外有个东西烧得黑乎乎的不知是什么。某村民晨炼时就发现那里在烧火,以为是焚烧秸秆,不在意。田龙一听就感觉出事了,夜间毁物,一定包藏祸心,不然何不选择白天?田龙立刻赶赴现场,进行察看。正如所料,那堆焦黑的东西一看便知是人,全身已高度碳化,躺在路边的排水沟里,只剩沾地的一半脸未焦。初步判断,是泼上汽油焚烧的。他叫支书过来辨认是谁,支书吓得不敢靠近。田龙立刻扩大范围搜索,发现离尸源500—600 米的位置有一辆尼桑轿车。近前一看,车窗两边各留一条通风缝隙,玻璃已烧成深黄色,车座被烧毁。人车同焚,又不在一处,显然不是。案情重大,田龙立刻向局领导汇报,之后矗立在凛冽的寒风中保护现场,看守尸体。

  等来刑警,配合检验尸体,勘查轿车和现场。随后就是排查尸源,调查线索。田龙白天查监控、访村民,晚上坐在车里,用大灯照着那具烧焦的尸体,陪伴死者过夜。

  常人陪伴死者,多为亲情不忍割舍;作为警察,田龙陪伴的死者连名姓都不知。尽管他已烧得面目全非,但田龙像对待亲人一样,盯着尸体不敢眨眼,生怕被狼拖狗拽、鼠咬狐衔。之所以要看好尸体,除保全证据之外,在田龙眼里,死者也是一条命,同样该受到尊重。

  辛劳数日,案件得以破获。死者系男性,陵川县附城镇人,惯于贩卖香烟。案发前,死者谈了一笔生意,准备了四五十万元购买香烟。他是贩烟老手,知道黑道上的风险,交易当晚只带了5 万元现金。当开车来到案发地进行交易时,看到对方车里居然无货,便知不妙,赶紧逃跑,却被凶手追上下了黑手。凶手从他车里搜得5 万元现金,然后焚尸灭迹逃之夭夭。

  此案破获后,不单是给了死者一个说法,还拯救了另外一个人。凶手已如法炮制策划了另一起案件,若非本案破获,另一位烟贩也将化作烟云。

  人说在行恨行,离行想行,但田龙却不这么认为。他是学设计的,张扬的理念和飞翔的思维让他有凌云之志,起初并不看好这一行,但入行后他变得沉稳、踏实,变得理性了,他现在已是业界的行家里手,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警察职业。从警七年来,他先后处置各类警情上千件,办理各类行政、治安案件数百起,无一差错;同时成功调解各类民事纠纷上百件。

  2017年1月担任户籍民警以来,为辖区群众办理户口和身份证两千余件,解决抱养儿童等疑难户籍二十余人。他把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和安全、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当成了自己的事业,把服务民众当成了最快乐的享受,尽管整日栉风沐雨,尽管常有寒风扑面。他像一枝腊梅,已经习惯在寒风中绽放。

  田龙今年才33 岁,正是青春绽放的时候。什么样的人生才最美?当你的工作不被社会诟病,当你的行为成为社会公认的善举,当你的努力带给民众的不是苦难而是愉悦,那就是最精彩、最美丽的人生!

http://stayingirona.com/gaoping/59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